业务邮箱
uXyHl4pF@126.com
首页 » 欧美黄片yy> 正文

第188章假的

发布时间:2020-04-12 23:42:19

第188章 假的我回到了货运站,却发现办公室的灯还亮着,好像是我走之前没有关,总不能这次又是谁的灵魂吧 突然,我看到办公室里还闪出了一个人影,吓了我一跳,仔细一看,原来是道士。 我心里突然有些慌了,难不成道士发现我找到了杨梦萍的心脏 那这李老道也太神通广大了吧 带着种种疑惑,我走进了办公室,发现道士正在玩电脑里自带的游戏纸牌。 “阿永你怎么才回来啊我在这儿等了你一个多小时,纸牌都玩完十多局了。给你打电话你手机也关机,你干什么去了”道士把游戏一关,心情很不地看着我。 我手机关机是因为怕在刚才的行动中出现什么闪失,所以直接就把手机给关了,没想到刚好道士赶在这时候给我打电话了。 于是我只好把和周杰一起去杨荣密室的事情给说了,当然,心脏的事情只字未提。 道士听完之后,咋舌道:“想不到杨荣的密室里还有这么多的宝贝呢只不过对我们有帮助的东西却很少啊说不定他们与间的联系很隐蔽,很难被我们发现。” 听完道士的话,我心中大大松了一口气,看来道士来找我并不是为了心脏的事情。 可尽管如此,但我还是隐隐有种不祥的预感。 果然,道士眉头紧皱地说道:“阿永,我记得你上次和我讲述你在王罗两家联姻晚宴上遇到的事情,是不是说你拿到了你之前给楚风的那枚戒指” 看来道士还是为了戒指而来的。 说出去的话,泼出去的水,现在想否认也没机会了,我只好点了点头。 道士说:“那就好了,我觉得你还是应该把这枚戒指交给那个庄家的老头。我之前也和你说过,他和庄家有仇,用戒指帮助他解除封印,对我们也是有莫大好处的啊敌人的敌人,就是我们的朋友。” 按照道士的话,他就是真想对付庄家了 可无论他是真想和假想,我都没有拒绝的可能了。 我说:“这个倒是没问题,但我不知道能不能再次进入到鬼宅当中,之前几次都是偶然间就进去了。最近这些天我都没有遇见过鬼宅,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 道士说:“这个你大可放心,那个庄家老头可不简单,之前几次就是他引你去的,他有能力控制货车的去向。所以你这次身上带着戒指,就算你不想去鬼宅,他也是不会放你走的。” 听到这里,我的心“咯噔”一下,为什么道士之前没有把这么重要的事情告诉我呢 是他有意隐瞒还是别的什么原因 道士突然间变得越来越神秘了,让我都有些害怕了。 更让我害怕的,还是那个庄家老头,没想到他竟然能操控我的货车,那我之前几次遇鬼,是不是也都是他在操控呢既然他这么厉害,他为什么还会被封<死亡货车>印了呢 这些问题我都没有去问道士,因为道士现在突然间让我觉得陌生了许多,我现在还不能轻易相信他。 我说:“道长,那我现在就出发吗” 道士点头道:“现在就走吧早就早回,我就在这里等你。” 我说:“那你也注意安全吧这个货运站也很诡异的,到现在我还不知道那个保洁大妈到底为什么会惨死。” 道士笑道:“你放心吧我还巴不得这里有鬼呢我正好练练我新研究出来的招数,看看好不好用。” 于是,我只好开着货车向着张村开去。 既然庄家老头肯定会把我引去鬼宅,那我也就更加无所谓了,随心所欲地开着货车,心里却产生了一丝恐惧。 庄家老头拿到戒指,解除封印之后,会变成什么样子呢他会伤害我吗 这些都是我不敢想象的,反正我把戒指交给了他之后,我就没有了半点利用价值,他杀不杀我,岂不还是随他心情了 想着想着,我突然觉得身体一冷,货车竟然慢慢停了下来,我打火也打不着了。 我急忙向四周看去,发现我竟然又在不知不觉中来到了鬼宅。 好久没有来鬼宅了,鬼宅显得更加凄冷了。月黑风高,破旧的鬼宅发出“吱呀吱呀”的声音,摇摇欲坠,黑影斑驳,让人看了心里就觉得阴森森的。 但我知道这一定就是庄家老头把我给引来的,所以我没有什么害怕的,壮着胆子下了货车,向鬼宅那边走去。 都说一回生二回熟,这已经是我第四回来鬼宅了,我不知道应该有什么害怕的才对。 走进鬼宅,我已经轻车熟路了,直接就向楼上走去了。 我记得上次我看到楼上灵堂正中央挂的还是我的照片,不知道现在怎么样了。 我刚一上楼,就看到灵堂四周挂着的黑布飘来飘去,甚是诡异。背后寒风袭来,吹的我开始哆嗦了起来。 “小伙子,过了这么久,你终于把戒指给我带来了。” 这还是那个老头的声音,我没有忘。 随着黑布飘动的幅度越来越大,我看到了灵堂正中的遗像,就是上次的老头。 我说:“老爷爷,你上次说我把戒指给你,不是还会有好处的吗” 老头笑道:“等我的封印解除了,你想要什么我都能给你。现在东风货运公司总经理的位置,你要是想坐就可以坐坐了。” 这口气真是太大了,虽然他说的很诱人,但我还是云淡风轻地说道:“这些都不是我需要的,我只希望我把戒指给了你之后,你能让龙云市的阴间变得安宁一些,尽量与阳间离的远一点。” 老头愣了一下,然后胡子微微上翘地说道:“你放心,我也没什么野心,不想一统龙云市的阴间,我只是想拿回属于我的东西罢了。剩下的事情,一切顺其自然。” 虽然他也没承诺会满足我,但只要他不是野心家,不会发动战争,那我就知足了。 “好吧戒指给你” 我把口袋里的戒指拿出来,向着挂在正中央的遗像扔了过去。 那枚戒指老老实实地挂在了遗像的上面,不知道是我技术好,还是戒指有灵性。 可就在我认为一切全都顺利的时候,我却听到了庄家老头的一声惨叫。 “假的” 我疑惑道:“什么假的” 老头充满痛苦地说道:“戒指戒指是假的” 我一下子就傻眼了,戒指怎么会是假的呢楚风用这戒指呼风唤雨,不可一世,这戒指怎么会是假的 就在我满脑袋都是疑惑的时候,遗像突然从黑布的簇拥当中飞了出来,掉落在我的脚底下,摔碎了。 “假的” 我看到老头的遗像摔在地上之后,玻璃裂开了好几道黑线,然后慢慢蔓延成很多道密密麻麻的黑线。 只听“啪嚓”一声,遗像碎了,老头的脸也变得七零八碎了。



百度搜索